【独家】净利股价非最佳指标 CEO值多少看关键绩效

  • 作者:
  • 时间:2020-06-13

【独家】净利股价非最佳指标 CEO值多少看关键绩效

净利和股价表现,是评估总执行长(CEO)薪酬的最好指标?


有专家认为,它们可以是一个指标,但绝对不是最佳的标准。

若只以净利和股价表现评估一位CEO的表现和薪酬,或许会促使领导人为了加薪而选择短期获利,而不是着眼于永续发展,这将对公司带来很大的影响。

如此一来 ,股东又应该如何评估CEO的表现呢?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MSWG)和基金经理认为,CEO薪酬是否合理,是一个相当主观的问题。

基本上,这没有绝对的标准,最终仍取决于CEO是否达到所设下的关键绩效指标(KPI),而每一位CEO的KPI都不一样。

因此,股东须先了解公司的KPI,再来评估CEO的表现和薪酬。


【独家】净利股价非最佳指标 CEO值多少看关键绩效 沙布拉能源经营亏损,可是该企业总裁沙里尔的薪酬却大幅高于业界,让参与投资的公积金局大为不满。

沙布拉能源CEO薪酬掀千层浪  

关键指标每家不一样

7月,沙布拉能源(SAPNRG,5218 ,主板贸服股)召开的股东常年大会,因为CEO薪酬问题而闹得沸沸扬扬。

持有4.84%股权的机构投资者公积金局,因不满沙布拉能源提供过高的薪酬给总裁兼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沙里尔三苏丁,而反对让沙里尔重新获得委任为董事。这主要是因为该公司亏钱,无法让人找出公司支付高昂薪酬给沙里尔的背后逻辑。

在机构投资者表态后,企业界的CEO薪酬问题,顿时成为市场焦点。

而更为关键的问题,是我国上市公司并无披露完整的CEO薪酬数据,加上没有明确的评估指标,因此,投资者要了解薪酬到底是过高、过低,还是合理,也是难上加难。

在企业成本架构中,不管是董事部或高层的薪酬,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环,特别是CEO薪酬。这不仅会牵涉到营运成本,CEO表现也会影响公司业绩、股价和整体发展。

既然CEO薪酬如此重要,那幺是否有放之四海皆准的评估指标呢?

Areca资本总执行长黄德明向《》指出,并没有一定指标去衡量CEO薪酬,但一般上都会评估公司的业绩表现和发展进度。

“我们不能只是用净利去衡量CEO薪酬,而是取决于他们是否能达到所设下的关键绩效指标(KPI)。”

他认为,不同的CEO会有不同的KPI。

【独家】净利股价非最佳指标 CEO值多少看关键绩效 黄德明

黄德明进一步解释,有些CEO的目标是要重振公司业务,或是把公司转亏为盈,但也有CEO是以重整企业架构为目标。

他举例,去年爆出舞弊事件的FGV控股(FGV,5222,主板种植股),一直被企业监管不当的问题困扰着,也影响投资者对该公司的信心。

因此,该公司CEO首要工作是重整组织架构,加强企业监管和提振投资者信心。

“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能以净利表现去衡量公司CEO薪酬,而是以企业发展进度作为关键指标。”

【独家】净利股价非最佳指标 CEO值多少看关键绩效 德瓦尼桑

股价不应列入KPI

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MSWG)总执行长德瓦尼桑也点出,一般上,CEO能否达到设下的KPI,是决定薪酬的关键。不过,大家必须知道不是所有的KPI都是一样的。

“有些KPI与提升股东价值有非常直接的关系,这包括派发股息或推高股价。而其中一项较为重要的KPI是上市公司的盈利表现,因为这一直都与股价走势息息相关。”

不过,他认为不应该把股价当做KPI,因为股价走势会受到许多因素左右,包括内部和外部因素,这些都不在公司控制范围之内。

例如,大选后换新政府冲击资本市场,还有近期土耳其里拉崩盘,影响许多交易所和上市公司的股价。

此外,德瓦尼桑点出,资本市场的投资情绪也会影响股价,而股价走势与上市公司的业绩表现和基本面会有少许关系。

“我们认为,上市公司应该专注在业务发展,并由市场决定股价。”

不过,对于一家赚钱、基本面又好的上市公司而言,股价会因为盈利和基本面走强而上升。

在相同的情况下,若股价没有走高,可能意味着公司面对其他问题,例如没有做好足够的投资者关系,或没有充足的股票流通量,又或是没有善用庞大的现金。

他说,这些问题将会成为CEO的KPI,若是成功解决这些问题,股价也会应声走高。

当上市公司蒙亏和基本面疲弱时,CEO却获得高薪酬,MSWG就会对公司提出相关疑问。

“CEO薪酬是一个相当主观的问题。因此,盈利表现应该要在KPI中占较高比重,来决定CEO薪酬水平。”

净利股价属短期表现

虽然外国企业多会用净利和股价评估CEO薪酬,但是,这或会使到CEO只是专注于短期净利,而忽略永续发展的重要性。

黄德明指出,以净利来评估CEO薪酬,绝对不是最佳评估指标。

“特别对于一些只有短期任职合约的CEO而言,他们只是专注在推高净利,而不断降低成本,这种做法是不能持久的。久而久之,可能会影响公司名声,进而对未来发展和业绩表现不利。”

【独家】净利股价非最佳指标 CEO值多少看关键绩效 冯廷秀

此外,Inter Pacific研究主管冯廷秀指出,美国会使用股价来衡量公司和CEO表现,但这种方式会产生很大的问题。

“许多上市公司的股价大涨,不是因为业绩表现好,而是董事部和管理层进行的一些企业活动或美化业绩行动来推高股价。”

他举例,公司通过回购股票推高股价,或是通过一次过收益来推高每股净利,如调整合理价格,拨备重新入账等等。

“CEO会用各种方式推高股价,然后有理由的要求更高的薪酬和绩效奖赏。”

不过,所幸大马上市公司,并无采用这种方式去评估公司表现和CEO薪酬。

短视近利三败俱伤

冯廷秀指出,CEO只顾短期推高净利和股价,足以毁掉一家公司,导致雇员、企业及投资者烧伤手。

他以一家在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中,一度面临破产危机的美国企业作为例子。它就是当时胡乱发放次级贷款的代表——美国国家金融服务公司(Countrywide Financial)。

到2007年为止,该公司是全美最大的房贷公司,在CEO安吉洛莫兹罗(Angelo Mozilo)率领下,冒险投资在次级贷款领域,带动净利和股价大涨,而他也获得庞大的薪酬配套,包括薪金、花红和股票等。

从彭博社数据来看,该公司净利从2002财年的8.42亿美元(约34.51亿令吉),一直激增到2006财年的26.75亿美元(约109.61亿令吉)。

不过,之后因为三分之一的贷款者违约,导致该公司在2007财年由盈转亏,损失7.04亿美元(约28.85亿令吉)。

,美国银行宣布将以约值40亿美元(约163.90亿令吉)收购该公司。

莫兹罗于2008年7月辞职,自1999年起到其辞职为止,他已经赚取超过4亿美元(约16.39亿令吉)的报酬。

虽然他的薪酬在2007年因为公司蒙亏而减少79%到1080万美元(约4425万令吉),但却通过脱售之前所得的股票期权,而从中获得1.22亿美元(约5亿令吉)。

之后,他不仅失去CEO光环,也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内部交易和欺诈投资者的罪名,对他发起民事诉讼。

可观福利津贴影响业绩

冯廷秀指出,除了薪水,CEO所获得的薪酬还包括其他福利,如汽车、屋子及津贴等等。因此,若投资者只关注薪水,可能会忽略其他福利,非薪水式的报酬。

他说,或许有些亏钱或PN17公司,CEO可能没有增加薪酬,但却仍旧提供不少福利给董事部或高层。

“而这些都会计算为公司营运成本,所以亦会影响业绩表现。”

德瓦尼桑则认为,一切都关系到股东和CEO的利益是否一致。

“当上市公司因为疲弱基本面而亏钱,且没有派发股息时,CEO取得高薪酬,这是不道德的。”

在这种情况下,高薪酬会进一步扩大公司亏损,进而拉低股价。

有的时候,持有短期任职合约的CEO,是以短期利益为主,但股东却是以长期利益为主。这将会成为提名委员会的挑战,因为他们必须确保达到股东长期预期,以及避免CEO只注重短期效益带来的风险。

【独家】净利股价非最佳指标 CEO值多少看关键绩效

综指19成分股  公布CEO薪酬

根据本报统计的数据,在30大综指成分股中,有19家上市公司公布2017财年CEO薪酬,其中11家也有公布2016财年CEO薪酬。这些薪酬包括薪水、花红、津贴及股票等等。

在19家上市公司中,有8家是在2017财年才开始公布CEO薪酬。

而剩余没有公布CEO薪酬的11家上市公司,相对之下显得缺乏透明度。虽然这些公司有公布董事部薪酬,不管是执行或非执行董事,但并无详细点出个别董事和CEO薪酬。

林国泰独占冠亚军

根据19家公司所公布的2017财年薪酬,有6位CEO获得超过1000万令吉的薪酬。

若把云顶(GENTING,3182,主板贸服股)和云顶马来西亚(GENM,4715,主板贸服股)分开来看,主席兼总执行长丹斯里林国泰是CEO薪酬之王,占据冠亚军位置。

他在云顶获得1亿6800万令吉薪酬,而在云顶马来西亚则取得8060万7000令吉。

【独家】净利股价非最佳指标 CEO值多少看关键绩效 林国泰

林国泰在两家公司的薪酬,远远超越排名第三的IHH医疗保健集团(IHH,5225,主板贸服股)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陈诗龙,他在2017财年取得3389万3000令吉薪酬。

此外,除了亚通(AXIATA,6888,主板贸服股)和兴业银行(RHBBANK,1066,主板金融股)的CEO薪酬按年下跌之外,其余都获得增长。

亚通总裁兼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贾马鲁丁薪酬跌幅最大,从848万9000令吉,按年减少23.78%,到647万令吉。

郑亚历金融股榜首

根据排名来看,所有6只金融股都有公布CEO薪酬,其中4只排在十大排名之内。

大众银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丹斯里郑亚历排在第四位,也是金融股CEO薪酬榜首,在2017财年获得2783万6000令吉,按年提高18.75%。

若是从薪酬增幅来看,马银行(MAYBANK,1155,主板金融股)集团总裁兼总执行长拿督阿都法立以按年增长率64.99%傲视全场!他的薪酬从612万8605令吉,增加到1011万1610令吉。

【独家】净利股价非最佳指标 CEO值多少看关键绩效 国能总裁阿兹曼加薪逾33%。

3掌舵者薪酬股价失衡

若只是单单以净利和股价起落作为衡量CEO薪酬标准来看,在11家上市公司中,有3家公司CEO薪酬不符合净利表现和股价走势。

其中,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贸服股)总裁兼总执行长拿督斯里阿兹曼,2017财年薪酬按年增加33.76%,到724万7219令吉,但同期净利和股价表现却下跌。

另一方面,虽然亚通和兴业银行净利上扬和股价走高,但是CEO薪酬却减少了。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森那美(SIME,4197,主板贸易服股)去年分拆业务上市,所以无法比较净利和股价表现。

相关新闻:

【独家】让投资者评估 加强企业监管 CEO薪酬应更透明

独家报道:姚思敏

独家报道:姚思敏

独家报道:姚思敏